大兴国禅寺

我入寺那天,长安飘着樱花雨。僧长接过我的行李说:“欢迎来到大兴国禅寺。以后有困难都可找我。”我崇拜的望着他的身影,暗想为何不见女僧。

僧长此时善解人意:“西域女寺就在不远处,学弟不必悲伤。”这才打消了我的疑虑。我匆匆找到僧舍,陷入深深回忆:

这一年,我19岁,考入大唐做垫子领域的最高寺院——大兴国禅寺。

在这里,不得不普及以下知识。

大唐开元年间的文人,大体有两个去处:参加科举入仕途,考入寺院学巧计。前者要求配置较高,需要一个已经参加科举并成功地亲爹,当然干爹也行。后者没有硬性需要,光头并通过考试即可录取。

大兴国禅寺不比兴庆宫那样的综合性寺院,但在制作各类垫子产品的学科中出类拔萃。这里的僧人大都是垫子领域的大牛,只有皇宫和相府才能用得上这些僧人亲手制作的垫子。

大唐是个开放的时代。太宗皇帝附庸风雅,允许天下文人随意进出长安,并可随地而坐。于是,在长安,有文人的地方,就有垫子。最时尚的景象是这样的,三五成群的文人手里夹着他们的垫子相互说笑,却并不做。他们往往讨论垫子的材料、尺寸、品牌。

关于品牌,三十年河东,东瀛垫子风靡大唐。三十年河西,大唐垫子风靡四海。尤其是唐为、中间兴、三颗星等大唐品牌,当时文人雅士趋之若鹜。(当时的高丽在大唐版图内)。

大唐民族垫子的成功,得益于大兴国禅寺——垫子领域最高学府。

大兴国禅寺的前身是大唐安西军营垫子专修寺院,简称西军寺。 天皇大圣大弘孝皇帝——也就是高宗李治之后,改为大兴国禅寺。太宗皇帝时期,著名留洋学僧三奘法师曾从此出行,一时传为佳话。

高宗之后,大兴国禅寺沐浴着数代皇帝改革的春风,一度成为我最喜爱的大唐20所寺院之一。尤其在则天大圣皇帝时代,寺里女僧如云,蔚为壮观。

现在是开元年间,虽然名声不如从前,但老底尚在,专注垫子,享誉海内外。大兴国禅寺的垫子做的好,得益于寺内优良的学风,雄厚的僧资。当然,还在于寺内没有女僧,清心寡欲,潜心治学,开发出适合给阶层真伪知识分子使用的垫子。

回忆起来,我是从15岁起报考大兴国禅寺的,四年磨一剑,都快磨成薄金属层了才得以考入。

这在家乡被认为光宗耀祖。但我的父母认为我虽然光耀了祖宗,以后一直当和尚,做不了后人的祖宗。我再三表示,绝不继续深造,四年以后就还俗,这才打消了他们的疑虑。

回忆被僧舍里新来的舍友打断,他扔给我一只长相和他一样凶悍的酱肘子,那厮说:“兄弟,快吃吧,过两天就吃要僧人生活大检查了,帮我解决一个。”

我假装正经表示学僧不能吃肉,在说话的同时大口啃肘子。“酱肘子”自我介绍说:“我叫刘正锋,法号无能。”

我差点喷把吃到嘴里的肉喷出来,也自我介绍道:“我叫柯朝航,法号无七。”

这次是他喷了,我解释道:“是七个的七,不是妻子的妻,在我前面来的叫无六,后面叫无八。”

开元十年九月一日,我在大兴国禅寺第一次诵经,和我的舍友无能。

经文除了全国寺院必须得学的《金刚经》、《大唐近现代史》、《李世民思想概论》、《大唐国民的自我修养》之外,还有《大食语》《算术》,《垫子设计》《垫子语言开发等科目》

我的师父姓康,我们都叫他康师傅。但慈眉善目的康师傅很令我失望。

康师傅说:“诸位学僧,今天的诵经课其实是军训动员大会。”

我们面面相觑。

康师傅补充道:“入夏以来,吐蕃屡屡犯边,我朝丞相以令礼部增设各寺军训一科。”

有一个大胆的学僧提问:“如果不去呢?我偏不去呢?”

康师傅面带微笑说:“如果不去,这科不过,要被方丈挂在树上打,这叫做挂科你知道吗?”

鉴于寺里连老鼠都是公的,我们分散在寺院各处换上铠甲。这些铠甲大都是先帝在位的时候发给西军寺的,这个先帝,是太宗皇帝,距今九十年。

托先帝爷的福,我分到的铠甲还保持了部分金属的颜色。无能则分到了一件生锈到赤色的铠甲,我真担心众僧把他当吐蕃敌军对待。

菜园前大广场上,2000新僧整装列队。方丈上台讲话:“新僧们,你们好,你们是大唐垫子行业的接班人,现在,大唐是我们的;但将来是你们的,最终,是你们孙子的,哦,你们必须得还俗之后大唐才是孙子的。”

分散在各处的师父们这时提醒队列鼓掌,呐喊!广场上顿时掌声雷动。

方丈略笑了一下,扶了扶佛珠说:“但是,就在我们的南边,有一个国家,要夺我的,你们的,你们孙子的大唐!我佛慈悲,但也不能坐以待毙,我们该怎么办?”

师父们又开始提:“醒喊口号啊,你丫快喊啊”广场上顿时喊声雷动!

“打倒吐蕃!打倒吐蕃王国主义!还我河山!”

方丈扶了扶佛珠:“我们这些新僧应该杀敌报国,可是我们还没有技能怎么办?”

“军训!、军训!”

我听到无能喊得是“你妹!你妹!”

方丈留下了激动地热泪,毫不虚伪的说:“有你们这样的新僧,夫复何求!”

我们的训练内容很简单,晨时开始往复走,步伐迈得越重越好。我一度怀疑皇上是想让我们制造地震消灭吐蕃。

午时吃饭,饭前唱“学习李靖好榜样”或者是“灭亡吐蕃在今朝”。吃过饭开始打倒吐蕃,喊杀声此起彼伏。接着操矛演练。这时往往事故频生。许多新僧和同僧用长矛打闹,一枪扎过去,人没事,矛倒是折了。看到这些场景,无能常常感叹太祖皇帝就是用这些武器打下了江山。我说你妹,什么武器可以存放九十年而完好!

无能说:“我家就有。传家之宝,我母亲说我没学会做垫子的技术,就把那把剑卖了给我在长安城里买一座宅子。”

周围人纷纷侧目,表示不相信有把剑可以换一套长安城的房子。

当时长安城一座小宅子要3000两,一个垫子可以挣五十文,我不敢算。

开元十年九月七日,教头和我爆发了大规模冲突。

规模之大,史无前例,事情是这样的:

教头要求每排单独走出来跺地,逐一观察步伐。按照他的要求,脚伸直成直线,踢至膝盖处,并且脚绷成一条直线。这套动作联系下来一共花费了七天,期间我踩坏了三双鞋。当时的鞋垫很不过关,不知道后世会不会有更好的鞋垫出现。

跟我同排一学僧,是个八字步,注定这辈子难以达到教头的要求。教头不通人情,施行连坐制,强令一排来回走所谓正步。

这引起了我的抗议,间隙我向教头提出,当代大唐社会是法治社会,太子犯法,与庶民同罪。连坐制是暴秦遗物,恳请教头放过我们。

但教头不但没有表示同情,反而变本加厉,并美其名曰“军士以服从命令为天职 ”。

我表示我们并不是军士,而是学僧,现在是大唐的花朵,将来时大唐的果实。

教头要求我闭嘴,并使用了诸如“他妈的”等词汇。

我咨询了一下无能对打架的意见,无能坚决同意我打击教头嚣张气焰的英明决定。

于是,我声明请教头不要说污言秽语。教头恼羞成怒,怒不可遏,饿狼扑食一样打向我,我接力闪过,并且已左臂夹紧教头颈部,右手击向教头。但我不是教头的对手,马上被他一个后空翻掀到在地,脊柱和肋骨摔得生疼。

无能恰如其分出现,并展示了体重的优势,一下把教头扑倒在地,我正要起身再战,看无能已经反被教头反剪双臂,哀嚎呻吟。我冲上去,想使用大唐无影脚,被教头闲着的有影脚扫倒,头重重地摔在地上。

学僧们都看呆了,张着嘴不敢说话。我和无能被教头的两只手反剪,带到行列前。

这时方丈和长安总兵恰好经过,大声斥责干什么呢?

我想完了完了,这么一闹,方丈和总兵,被发配西域也至少逐出大兴国禅寺。我呆呆得望着教头,等待他把我们扭送给总兵。

没想到教头放了我们,并大声说:“报总兵大人,末将在此教诸位学僧擒拿术,实战演练呢。”

我当时非常感动,对教头的宽恕大为感激。无能和我对教官表达了歉意和感谢,教头只是瞪了我们一眼,冷冷地说:“好好训练,在跟我哼揍死你们。”

此役是使新僧锐气大减,且为教头赢得了人心。

经此一役,我和无能都不再捣乱,甘心听从教头命令。

我第一次感觉到,大唐军训时有感情的军训。

自此,我和无能与教头成了心照不宣的好朋友。

大唐猛将高仙芝击退吐蕃那天,军训结束了。

那天,方丈春光满面,康师傅连高兴地似乎是春光满身。

方丈说:“同僧们,我天朝击退吐蕃进犯之军,诸位终于可以安心读书了。现在,我大唐疆域内,歌舞升平,四海同情,是个可喜可贺的好日子,也是我们送别教头的好日子!大家快跟教头门道个别吧。

我们争先恐后的涌向教头,相信这些教头在战场上也没遇到过这么大的场面,都乱了阵脚。他们很快被学僧们抛向空中,都以为享受到了很大的礼遇,脸上挂着笑容,但很快,他们意识到,从高空回到地面的过程是自由落体运动。

这一招是我想出来的,前夜我向学僧们发出通告,要求以此欢送教头。

我的好友赵教头此刻已经揉着屁股打滚,大骂:他妈的小兔崽子们!

僧人们笑作一团,赵教头痛苦不堪。他拍打着身上的土站起来说:“无七,一定是你小子的主意吧!”

我立刻矢口否认,但学僧们边笑变指正我是真凶。我心中暗骂这些叛徒,一面想事发之后逃跑的路径,却马上被教头逮个正着。

无能只是观战,附和着教头和我扭打在一团,三个时辰就这样在我们的欢笑中读过了。

教头们走的时候,长安又下起了樱花雨。开元年间,风调雨顺,一入秋,长安城内总是这种滋润万物的如樱花的雨。

教头们跳上马车,我们站在雨中和他们挥手告别。我看着赵教头,暗暗说老师走好。赵教头是我入寺以来第一个老师,我这样想。

众僧们喊:“打倒吐蕃,教头走好!”我因为没搞清楚这两句话的联系,没跟着附和,这是看着教头们的马车渐行渐远,泪眼婆娑。

我的寺院生活真的开始了,我是在教头走后被勒令去禅房读书是意识到这一点的。

需要补充的是,在军训期间,我通过僧长们的面试,进入学僧联合委员会,简称僧委会。西军寺时期的僧委会,是学僧与学校沟通谈判的代表,是代表最先进学习力,代表学僧大众,代表大唐未来的三个代表的组织。大兴国禅寺时期的僧委会,则是代表寺院利益,寺院主张,寺院未来的三个代表的学僧组织。

开元九年,我曾跟一个僧长进行过一番长谈,当时那位僧长警告我,寺院里学习不是最主要的,还有很多,比如学僧组织。

我不知道,学习不是最主要的,那么什么才是最主要的,至少,我开始试着弄懂这个问题。

开元十年9月25日,我在一节算术课上睡着了。

上私塾时,先生总是问我这个懂没懂,那个会不会,我对此颇有微词,我在当时对自身智商自信力爆棚,一度认为先生这样做是侮辱我智商。

这节算术课,师父不仅没有侮辱我智商,反而高估了我的智商。

在这节课的前半个小时里,师父用石灰块写了满满一墙公式,他口中念念有词,写得时候心中得意万分。

但热闹是师父的,我们什么也没有。

于是,半个小时后,我睡着了。

这之后,师父讲了什么我一概不知,直到无能把我叫醒。寺院不像私塾,常年累月都在一个房间上课,上完算术,我们要换禅房去上《大唐近现代史》。

路上,我很失落。

开元五年五月的一天,我逃课下河捕鱼,撞上刚刚下班的父亲,父亲迅速纠集母亲组成男女混合双打组合,对我施之以前所未有的暴力行动。我外婆对他们的野蛮行径表示了强烈的谴责和抗议,最终也没能得以解救我。

从那天起,我没错过一节课,甚至是《大唐政治》这样的课程,也从没睡过觉。

我想求得一丝心里安慰,问无能:“我睡了多久,是不是没多久?”

无能讪讪的说:“我怎么知道,我一直在睡。”

我更加悲哀。想想我远在关外的父母,如果知道我没有听完一节课,会是如何的怒发冲冠。

我比较喜欢《大唐近现代史》这门课,主要原因是我喜欢历史,更主要的原因是我喜欢胡扯的历史,最重要的原因是,师父是个女的,而且很漂亮。

在课堂上,我数次积极发言,阐述我对大唐近代历史的认识和点评,深得老师欣赏。

两节课后,一天课程结束,午时过后,全是自由时间。

无能约我去蹴鞠,我想回去研究一下算术,来自西域的算术知识学起来很难,但无能坚持要我陪他蹴鞠。

我解说说:“我今天上课甚至睡着了,再不补补,怎么来得及。”

无能很不屑,说:“你丫懂啥,学算术跟做垫子有毛关系,学《大唐近现代史》跟做垫子有毛关系,我们才是初级僧人,学这些东西没用,考试过了,不挂科就行了。现在该睡睡,该玩玩。”

我对这一逻辑深表佩服,心里的负罪感迅速一扫而净,既然做成中级僧人才会接触做垫子的高级课程,现在学这些有毛用。甚至没有我的汗毛有用。

很欣然,我去和无能玩垫子游戏了。所谓垫子游戏,是指坐在垫子上进行的游戏。那时候比较流行一种用纸玩的,叫三国杀人游戏;还有一种比赛用刀切木块垒起的塔,切下面不使上面的木块倒下,我们叫做刀塔。

我逐渐迷恋垫子游戏。

来自人人网,作者蔡国栋。


开元十年十月十五日,是大唐的建国之日,准确的说,是太宗皇帝登记上台之日——我们那时候叫做登基。《大唐近现代史》告诉我们,只有太宗皇帝可以救大唐,前朝皇帝乃至太祖皇帝进行的都只是一些有意义的探索,只有太宗皇帝可以救中国!太宗皇帝是大唐的大救星!

但开元年间的信息传播不只靠《大唐近现代史》。

坐在垫子上的文人常常聚集在一起热烈讨论,交流信息。这些文人中,有一半以上是不动嘴只动笔记录,他们把讨论的内容写在纸条上,贴在用网做成的公告栏上。这些纸条叫做帖子,网状的公告栏叫做网络。

很大一部分新闻,或者说未经大唐日报表态的新闻,民众想要了解的是,只能靠帖子。另一部分则是经过大唐日报出面否认的信息,民众才敢相信被否认的消息是真的。

当时大部分帖子都认为,太祖皇帝才是正统开国皇帝,太祖皇帝的生辰或者是隋炀帝的忌日理应是国庆日。这些文人通过早期大唐日报的记载,讴歌太祖皇帝的功绩,呼吁还原历史的本面目。但是,历史是太宗皇帝或者太宗皇帝的史官们写的,不是人民写得,更不是少数人民——穷酸的文人写得。

到了开元年间,国庆日到底是太宗生日或是太宗他爹生日已不重要。现在,国庆对于大兴国禅寺,是上下狂欢的日子。

进入十月,庆祝活动在寺内各处展开。这段时间,但凡有才艺的学僧都会积极参加各种盛装宴会,表演自己的才艺。这些宴会,观众的数量,往往远远少于表演者的数量。

才艺内容一般包括音律、杂耍、戏法、大唐街头舞等等。在我们的时代,音律是最受欢迎的才艺。尤其是会谈琵琶的男僧,最受女僧欢迎。大兴国禅寺鲜有雌性动物,这些会谈琵琶的男僧一般会隐忍一年,等到国庆这段时间,西域语女寺有女僧交流时大肆展现。

我对音律的了解还处在摇篮曲的水平,无能比我强不了多少,却跃跃欲试要在西域语女寺的女僧面前一展歌喉。他通过举债和倒卖自己饭票的形式,花了四两银子买了一把琵琶,形状酷似二胡。

于是,这一段时间,从禅房出来的时间段是最难熬的。无能的歌声和琵琶声出现在我能出现的任何角落。其声凄迷悲怆,如哀鸣之狼、丧家之犬——或者被踩到尾巴的猫。其琵琶之声铿锵回环、摄人心魄,听过之后能帮助人很好的理解万剑穿心的感觉。

有一天,无能兴奋地跟我说:“无七,我的新歌创作完成了。”我意识到此时大难临头,无路可逃。

无能补充说:“七哥,这是一种新的音律形式,叫做说唱。东瀛那边很流行,台湾岛上有一对兄弟叫周杰和周伦把这项艺术推向了高峰。我翻唱的东瀛歌曲你听听看啊。”

无能拨动琵琶,每拨一下唱一句,歌词如下:

冬天啊,冬天,何时能见开樱花。

大唐处处是春日,长安才是我的家。

东瀛小国,我们受不了他!

呦、呦,大唐才是东瀛的亲妈!

我们想长安,我们要回家;

离开岛国找妈妈!

天皇是傀儡,

幕府将军只知赏樱花!

呦、呦、切克闹

大唐皇帝才能治天下。

官军啊,官军,你快到来吧。

东京父老盼望解放啊!

我虽东瀛人,爱说大唐话,

东瀛何时才能回归老家?

回归大唐老家?

这样的唱法确实令我耳目一新,但歌词实在晦涩粗俗,想东瀛人的文化程度大概还停留在先秦时代吧。我问无能:“这首歌的名字是?”

无能说:“哦,这首歌是东瀛最火的歌。你知道东瀛弹丸之地,东瀛人天生自卑,非常羡慕我大唐天威,这首歌就表达了他们想并入大唐的迫切心情!歌曲名字是,呃,《东京不热》。意思是不喜欢寒冷的东京,希望大唐天军好好改造东京。”

无能希望能通过这首《东京不热》参加建国日的盛大晚会。在第一轮选拔时即被淘汰。当时和无能竞争的,多为主旋律歌曲。如《谁不夸我大唐好》,《大唐,大唐,我的家》,《歌唱大唐》《大唐官军进行曲》《来生还做大唐人》《我真的还想再做五百年大唐人》。

教员们认为这首《东京不热》破坏了唐东两国友好,是违背大唐不扩张,不称霸的大形势的。

无能没有灰心,回去练习《大唐之春》,继续祸害僧舍兄弟。


无能希望能通过这首《东京不热》参加建国日的盛大晚会。在第一轮选拔时即被淘汰。当时和无能竞争的,多为主旋律歌曲。如《谁不夸我大唐好》,《大唐,大唐,我的家》,《歌唱大唐》《大唐官军进行曲》《来生还做大唐人》《我真的还想再做五百年大唐人》。

教员们认为这首《东京不热》破坏了唐东两国友好,是违背大唐不扩张,不称霸的大形势的。

无能没有灰心,回去练习《大唐之春》,继续祸害僧舍兄弟。

十月十五日,庆祝活动达到高潮。所谓高潮,只不过是结尾的另一个好听的名字。

这一天国庆晚会上,长达半月的群魔乱舞画上句号。

首先开场的是《大唐河山万年青》大型舞蹈。这个节目主要是用学僧充当大唐各处景物。由于学僧们都是光头,在表现山峰时,显得峰顶有些光彩夺目,但没有一草一木,北线突兀。

接着出场的是主旋律《大唐是个好地方》大合唱。

“大唐是个好地方,

有山有水有牛羊。”

参加合唱的学僧大都是新僧,他们圆睁着眼,张着大海一样的嘴,作气吞山河状。这个节目使我热血沸腾,无比向往大唐那个有牛羊的好地方,好久才意识到自己身处大唐。我不禁感慨作词者非凡的想象力。

接下来的节目延续乏味,毫无新意。比较精彩的是来自倭国东瀛的的话剧:《天可汗是我们的父亲》。这个留学代表团用标准的长安官话演绎了天可汗君临天下,威震四海的动人场景。当时我们称这种节目为话剧。

在话剧中,倭人这样描述自己的国民。一个男子追求一个女子,捧着金银财宝。女子问:“哪来的?”男子答:“高句丽。”女子转身而去,另一个男子在一边,捧着一朵枯萎的花。“哪来的?”“大唐长安城。”女子立即给了男子一个公主抱,大喊:“我爱你!”

据他们描述,在东瀛,倭人见到来自大唐的东西,哪怕是大唐出口的马粪,都会哈哈大笑,名曰“哈唐”。

无能最终没有获得登台机会,不过他是整场晚会的灯光师。无能很有想法,他用镜子反射蜡烛的光,照亮舞台。随着镜子的移动,舞台上灯光也跟着移动,他为这项发明沾沾自喜。实际上,波斯那边很多书上都写过这种方法,我想无能一定是抄袭了波斯敌人阿基米德的创意。

开元十年十月二十日,我玩了一整天刀塔。我很难理解这种弱智游戏为何被我接受。最好的解释是,我已经弱智到只配玩刀塔这一游戏。玩刀塔的地方叫塔吧。这里常年热火朝天。有各色男僧汇聚于此,昼夜不息。

一个有四年僧龄的僧长,我每次来都遇到他。他皮肤蜡黄,胡子垂胸,满口黄牙。塔友描述,这位就是兴国寺塔神,俗名海涛,法号谁也不记得了。

海涛僧长的故事说长很长,说短极短。

按长的来说:海涛僧长从入寺起每年只上两节课——入寺报到和离寺报到。四年间,兴国寺寺队的队员换了七八茬,队长始终是他,他获得的荣誉有:第一届大唐刀塔大赛长安赛区第一名,唐倭联赛总冠军,占领突厥杯第一名……省略号这里至少要写少一万字。

按短的来说:他玩了四年刀塔,几乎被退学。

海涛僧长吃住都在塔吧,塔巴掌柜简直像对亲爸一样对他,前提是在他有钱的情况下。海涛僧长这几年的奖金都有上百两之巨,所以他一直是塔巴掌柜的亲爸。

我这天有幸和海涛僧长过招。事情是这样的:

我去时,他可能一个人玩累了,指着我说:“小子,你过来我教你两招。”

这语气充满自豪,海涛僧长仿佛我在某个山洞或者悬崖突然遇到的绝顶高手,要传授我武林失传已久的神秘秘籍。我看着海涛僧长已经长出头发的光头,暗暗佩服他用功到连头发都长出来了。

海涛僧长名副其实,他出手之快,技术之娴熟,我从没见过能出其右者。海涛僧长有一双忧郁的眼,但玩起刀塔来立刻焕发生机。他左右开弓,眼神坚定而自信。

海涛僧长说:“刀塔是我的生命。”

这时他放下刀,微笑着看我。

海涛接着说:“它存在,我深深的脑海里,我的心里,我的梦里,我的歌声里。”

“你的歌声?”

“对,刀塔之歌。”海涛兴奋地说,“不过我还没写出来。写出来给你听,大概就是曾经年少爱刀塔,一心只想赢海涛!”

我看着兴奋的海涛,无谓杂陈。

我的面前,这个男人光亮的眼睛中满是期许。我的身后,无数男人的眼睛中充满希望。

刀塔是生命,刀塔是希望。那么,读书呢?我还想不通,不如及时行乐吧。俗话说:今朝有酒今朝醉。这句话好像不是俗话,是李太白先生说的,管他呢!

太白先生要来寺里讲课,时间是开元十年十一月一日。这期间我一直在塔吧玩刀塔。

无能说:“太白先生有很白的皮肤,是西域人特有的那种。太白先生可能是混血儿。他武功高强,十步杀一人,千里不留行。最重要的是,太白先生很有创意,像我一样。”

最后一句我非常不赞同。无能确实有很多创意,这些几乎全部能在《波斯人发明大全》里找到。偶尔也有不能找到的,比如扬声器,是指双手呈喇叭状放在嘴前说话,无能坚定地认为这是建国以来最实用的发明。

太白先生,姓李名白,字太白。生在大唐属地喀尔巴什湖畔,长在蜀地,这几年,李太白是最火的诗人之一。他十六岁出道至今,已经发行了很多诗集。这其中有家喻户晓的第一本专辑《蜀道难》,和后来大卖五十万册的《将进酒》,以及享誉东瀛的《静夜思》思乡系列。他最新专辑《宫廷岁月》正在火热发行。我们的时代,谁如果不会吟咏两句“名花倾国两相欢,长使君王带笑看”“今朝有酒今朝醉,莫使金樽空对月”,一定会被骂做东瀛人或者高句丽人。

这里需要普及一下大唐的职业分化情况。

一等的职业是大理评事、左右拾遗、内侍省主事、国子监录事左右千牛卫诸曹参军等官员。这些官员不同于一般官员,他们一般处于正九品上下,他们长期闲置,却是沟通官民的桥梁,主要工作是非产安全大胆的盘剥。当时的打油诗这样说:啊,我,左右千牛卫诸曹参军。天那么高,皇上好远!

二等的职业比较宽泛,大到三公九卿,小到太子太傅。这些官员常常当牛做马,活在皇上眼皮底下。由于开国时伟大的太宗皇帝带头节俭,坚守衣不破不穿的原则。这直接导致后来的三公九卿不如寻常百姓。打油诗这样说:有的人是官员,但他们活的像牛马。有的人是牛马,他们却每顿都有牛马。

三等的职业是工匠,也就是将来寺里的我们。

四等职业是文人,他们每天的工作是在网上发帖子,议论朝政,被一等职业请喝茶。

五等职业是诗人,这些人起初云游四海,靠在墙壁写标语为生,比较著名的有《题破山死后禅院》《题都南庄》《题临安邸》等为景区增加收益的标语。现在他们往往被一下幕府财阀收入帐下,发行专辑。

六等职业是农民,也是当时收入第三高的职业。第二高是一等职业,第一高是七等职业。

七等职业是失足妇女。他们是五等职业主要的消费点,是收入最高的职业。五等职业是消费前收入最高的职业,消费后不详。

八等职业是皇上,工作最忙,压力最大,最悲惨的是,有很多老婆。

到了开元年间,最轻松自在,最名利双收的职业发生了变化。开元年间五谷丰登,社会高福利化,国民大都四肢不勤,行动不便。物质生活极大丰富,差点就天下共产,但精神生活稍显贫乏。在国民对文化产物迫切需求的背景下,诗人一族成了当时国民普遍的追逐对象。

诗人逐渐从写街头标语成为街头标语。男女老幼,都喜欢朗诵几首诗歌,传情达意。各路诗人也成为当时青年男女竞相追逐模仿的对象,地位差点赶上当今圣上。

太白先生是诗坛巨星中的巨星,四大天王之首。其他三个是,杜甫,李商隐,杜牧。他们代表了大唐诗坛最好的诗歌之音。

太白先生最近刚到长安,参加一个刚刚兴起的最火爆的诗歌选拔大会《大唐好诗音》。同时担当评委的是其他三个天王。

李太白先生不仅诗写得好,节目做得分外抢眼。他不仅语速奇快,还经常脱鞋赤脚和选手一起朗诵诗歌。他的口头禅——“我今年有三十二场诗歌朗诵会”“我的小心脏动了一下”等也成为了今年的流行语。太白先生甚至因此被称为“李三十二郎”。

兴国寺上下对太白先生这位巨星的到来一片欢腾。

太白先生是被学僧们簇拥着走进学僧活动中心的。他并没想象得高不可攀,事实上,他身高只有一米六。他配着剑,一袭白衣,虽然年近四十,却和刚出道时一样英俊神武。

这一天,学僧活动中心站无虚席,其中有一半观众是西域语女寺的女僧,一半男僧是为了搭讪女僧。

太白先生迈着大步走上讲台,举手示意台下,用标准的南方版长安话说:“谢谢大家,感谢兴国寺和大家的支持。”

台下怪叫一片,几乎所有女僧都含着泪水甚至满面泪水高呼:“太白太白,我们最爱!太白太白,大唐最帅!”

叫喊声持续了半个时辰,期间太白先生喝了一杯水,上了两次厕所,做了几十几个俯卧撑。

女僧们终于喊累了,哑着嗓子又哭了半个时辰,很多女僧晕厥。

太白先生终于可以讲话:“第一次来大兴国禅寺,感觉这里的垫子真舒服,这里的女僧真热情!”

这句话直接导致女僧门又哭了半个时辰,她们边哭边喊:“我们是西域语女寺的!”

这期间,太白先生吃了寺里送来的斋饭,开始演讲:

我今年,有三十二场诗歌朗诵会!这还只是在大唐!

此时女僧大都失声,太白先生讲到这里,停顿一下,终于没有听到欢呼,吁了口气。

接着说:

我想,大唐诗歌,能有今天,与各位的支持是分不开的,我爱你们!

刚出道的时候,我从蜀地来长安,当时一无所有。和所有长漂一样,我住的是地下室,那时候哪有钱住青楼。很多时候,我吃开水泡馍。有一次,有个掌柜让我写首诗,给我一碗羊肉泡馍。就是那首“金樽清酒斗十千,玉盘珍羞值万钱。 ”

那时候,能喝上三牛奶粉都已经够幸运了,更何况羊肉泡馍。

我一边写一边哭,一边看着羊肉泡馍流口水。

“停杯投箸不能食,拔剑四顾心茫然。 ”我看着食客们边吃边聊,当时心中是在滴血!

“欲渡黄河冰塞川,将登太行雪满山。   闲来垂钓碧溪上,忽复乘舟梦日边。   行路难!行路难!多歧路,今安在? ”

我写完这几句,连掌柜都泪流满面了。你们知道吗?满座哗然,所有人都赞叹我,欣赏我。

是的,你们一定还记得我最后一句——长风破浪会有时,直挂云帆济沧海!我吃到了那碗羊肉泡馍,我边吃边写出这句!我知道,有志者,事竟成!

同学们,这就是我出道时的故事。之后的事情,你们都知道了,机遇就在一瞬间。当天,我被一个老板赏识,进入他的幕府,出了我的第一本专辑——《蜀道难》。

成功,总是在你不断努力,吃尽苦头,走投无路时与你不期而遇!我,就是一个最好的例子。

这些年,我早已不再渴望一碗泡馍,我吃的是高丽参,住的是东瀛青楼,我甚至,有三十二场诗歌朗诵会。

是谁给我的?你们应该知道,是我少年时期的努力!是我的进取!

有一次,我在长安马路交通禅寺讲座,有个女僧问我,成功的诀窍是什么?我佛袖而去,到门口时跟他们说了一句:永不放弃!

今天,我特别想跟你们说这句话:永不放弃!

那么,同学们,你们是不是想进一步了解我,接触我,想知道我更多背后的故事,以及我和女诗人吕四娘的爱恨情仇!那么,今天,机会来了,请购买我三十二场诗歌朗诵会中的长安站的门票。接下来的时间,交给工作人员!”

太白先生共讲话半个时辰,门票发放两个时辰。

最后,女僧门恢复嗓音,高喊着“太白太白,我们最爱”把太白先生送走。